首页>知识讲座>古典家具
传统家具中的祥瑞文化
2017-05-02
      祥瑞文化是在唐代武则天时期正式形成的,当时的和尚白云子写了一本书《稽瑞》,把瑞分为五等:


      第一等是佳瑞,麒麟、凤凰、龙、乌龟、白虎等神兽,是最高等级的祥瑞。


      第二等是大瑞,泛指各种自然现象,范围比较广。比如山水、海水、日、月、星辰、云等。还有一些违反自然规律的现象,比如牛生上齿。


      第三等是上瑞,泛指各种动物,凡是白毛、红毛、苍毛和黑毛的动物都是瑞。


      第四等是中瑞,泛指各种飞禽,凡是白毛、红毛、苍毛、黑毛的飞禽都是瑞,五彩飞禽也是瑞,比如孔雀。


      第五等是下瑞,泛指各种植物,比如灵芝、人参等各种草药。道教中,草药又分为上中下三等,上药养性,中药养命,下药治病。


      雍正时期,祥瑞更加丰富,玉制品、古董、佛前的法器也属于祥瑞。


      祥瑞不应该看成迷信,这是种文化,中国古典家具的装饰纹样体现的思想观念就是祥瑞文化。十几年前,他曾在《传统家具与传统观念》中详细阐述了古典家具中的祥瑞文化。


      龙纹,龙是五灵之一,秦汉以后逐渐用于比喻君王,所以用龙纹装饰的器物为帝王专用,其中黄龙是最高等级。

龙纹


      螭虎龙,是一种无角的龙,明式家具常用螭虎龙,线条流畅,动作优美,清新活泼。

螭虎龙


      夔龙,古代青铜器常用夔纹,到清代,家具纹饰也多用夔纹,硬角折弯,苍劲有力,俗称“拐子龙”。

夔龙


      狮纹,狮子历代被视为祥瑞,在家具中,多表现在屏风心上,常见为“蕃人进宝图”或“职贡图”等,借喻“天下太平”“万国咸宁”。



      瑞象,也以“万国来朝图”“蕃人进宝图”或“职贡图”居多,明清家具中,象纹装饰常见。

瑞象


      麒麟,“蕃人进宝图”中常有麒麟形象,清代吉祥图案还有“麒麟送子图”,喻人生有德,则早生贵子。

麒麟


      白鹿,与松树组合,喻“松鹿同春”,与仙鹤组合喻“鹤鹿同春”,有时也与寿星组合,喻“禄寿康宁”。


      海马,也称河马,古代有龙马之说,河马负图历代被视为祥瑞。故宫现存一件紫檀平头案的腿间挡板透雕“河马负图”图案。


      凤凰,在家具应用上十分普遍,“凤鸣朝阳”喻高才,“鸾凤和鸣”为祝人婚礼之词。


      雉,即锦鸡,在屏风、箱柜类家具上装饰较多,象征耿直守节。


      鸳鸯,象征夫妻恩爱,忠贞不二。


      蝙蝠纹,蝙蝠的形象被当做幸福的象征,与“福”谐音,蝙蝠与云纹组合,喻“洪福齐天”,与“寿”字组合,喻“五福捧寿”。


      梧桐,被誉为瑞木,在屏风、箱柜雕刻的树石花卉中,常有梧桐树的形象。


      松、梅、竹都属于耐寒植物,民间俗称“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松树,能顶风傲雪,四季常青,历代被誉为“长寿”的象征。


      梅花,梅能于老干上发新枝,又能御寒开花,故古人用以象征不老不衰。梅花五瓣民间又借以表示“五福”。明清以来梅花纹样是人们最喜欢的寓意纹饰。


      竹子,竹子象征不刚不柔,滋生易,成长快,古人常喻子孙众多。



      木本折枝花卉,常见有梅花、桃花、海棠花、石榴花、桂花以及松、竹、梅等,大多装饰在屏风、箱面、柜门之上,或雕刻,或镶嵌,或彩绘,各种用法均有。


      灵芝,世人誉为仙草,神话传说灵芝为仙药,服之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加上历代儒家、道家的渲染附会,更增加了灵芝的神秘色彩,成为历代帝王及其追随者们崇拜的祥瑞物。


      莲花,又名荷花。佛教、道教以莲花作标志,代表“净土”,象征“纯洁”,寓意“吉祥”。民间以莲花喻“君子”。


      明末清初,黄花梨嵌百宝花鸟纹方角柜,两扇门板采用百宝嵌工艺镶嵌喜鹊、梅花、山石、牡丹、绶带、荷花


      牡丹,象征富贵。历代以牡丹为奇花,常装饰日用器物。


      菊花,又称秋花,《神农书》称菊为养性上药,能轻身延年。历代把菊花誉为隐士,菊花题材常用于装饰家具。


      缠枝花卉为传统吉祥纹饰,因其结构连绵不断,故名“万寿藤”,具“生生不息”之意,寓意吉庆。通常以一种藤蔓卷草经提炼概括变化而成,委婉多姿,富有动感,且优美生动。起源于汉代,历南北朝、隋唐,宋元及明清盛行不衰。缠枝纹以牡丹组成的称“缠枝牡丹”,以莲花组成的称“缠枝莲”,至晚清又出现“缠枝葡萄”“缠枝葫芦”等。

缠枝葫芦


      西洋花,自清代雍正、乾隆及嘉庆时期,出现一些模仿西式建筑及室内装饰的风气。为装饰和布置这些西洋式建筑,曾经做过大批用西洋式花纹装饰的家具。表现手法通常是以一朵花为中心,向四外伸展枝叶,还可以根据家具的构件形态随意延伸。西洋花本是西方生长的一种植物,茎干匍地而生,花朵如中国牡丹,称“西番莲”或“西洋菊”,花色淡雅,自春至秋,相继不绝,春间将藤压地,隔年凿断分栽。根据这些特点,既可做大面积的板面装饰,又可作缠枝花纹用于边缘装饰。



      忍冬纹,忍冬,俗称“金银花”、“金银藤”,凌冬不凋,故又有“忍冬”之称。《本草纲目》云,忍冬,久服轻身,长年益寿。多用作佛教器物,装饰家具多用于边缘部分,取其益寿、吉祥的含义。


      桂花,传说月中有桂树,嫦娥以桂花酿酒,又传说每年八月十五夜,常有桂子落,食之可长寿。图案表现的桂花树,多数都有月亮相配合,名曰“桂圆”。


      水仙,明清两代用于装饰家具,常和灵芝相组合,名曰“灵仙祝寿”。



      萱草,又名忘忧草。明清时期常以“忘忧”“宜男”的寓意装饰日用家具。


      云纹,大多象征“高升”或“如意”,应用较广,多为陪衬图案。形式有四合云、如意云、朵云、流云等。常和龙纹、蝙蝠纹、八仙、八宝纹组合在一起。云纹在思想观念中常称为庆云或五色云、景云、卿云,古以为祥瑞之气。


      海水江崖纹,在家具上使用较多,在有龙纹的图案中都有海水崖纹相配合。海水象征大江大河,在海水纹的中间耸立着山石,江水和山石组合,象征江山。海水江崖之上有双龙和祥云,构成真龙天子主宰江山的寓意画面。这种图案不仅在家具上,在其它各类日用器物上也被广泛使用。



      几何纹,是以各种形式的线条或图形组成的各种图案,俗称“锦纹”,一般在漆器家具上使用较多。至明清时期,尤其是在清代,硬木家具上也广泛使用。故宫博物馆收藏着一件黑漆嵌螺甸书格,以簿螺甸镶嵌各式花纹,其中各种不同形式的锦纹就有36种之多。


      回纹,即回字形的纹饰。形态以一点为中心,方角向外围环绕形成的图案。清代家具的四脚常用回纹作装饰,也有用连续回纹作边缘装饰的,称“回回锦”。

回纹


      万字纹,为古代一种符咒护符或宗教标志。宗教认为是太阳或火的象征,在梵文中意为“吉祥之所集”。又认为它是释迎牟尼胸前所现的瑞相,有吉祥、万福、万寿之意。唐代武则天长寿二年采用为汉字读作“万”。四端向外延伸又可演化出多种锦纹,这种连锁花纹常用来寓意连绵不断和万福、万寿不到头之意,也叫“万寿锦”。

万字纹


      博古纹,起源于宋徽宗命大臣编绘的《宣和博古图》,后来取该图或以古器纹样装饰家具,遂名“博古图”。有的在器物口上添加各种花卉,以为点缀,尤其进入清代,在家具上使用较多寓意典雅、高洁。一般情况下,每组图案都能组成一句吉祥语,如瓶中插如意,即为“平安如意”,钟、笙、大瓶组合为“终生太平”等等。



      方胜纹,方胜又称“金胜”,即两个菱形压角相叠组成的图案,古时作为祥瑞之物。明清以来成为吉祥图案中常见的装饰纹样之一。



      五岳真形图,五岳指中国的五大名山。五岳真形图为代表五大名山的五个符号,这种图案在清代家具中时有所见。五岳真形图,以嵩岳居中,左一为华岳,左二为衡岳,右一为泰岳,右二为恒岳。《抱朴子》曰:“修道之士栖隐山谷,须得五岳真形图佩之,则山中魑魅虎虫一切妖毒皆莫能近。”在家具上雕刻此图的目的,除装饰美化外,还有为了驱魔避邪,以求居家安乐、永保吉祥的含义。



      海屋添筹,即画面中绘波涛汹涌的大海,海中有仙山楼阁,楼中陈设宝瓶,内插筹码,空中有飞翔的仙鹤,口中衔筹欲往瓶中添筹,仙山周围散布若干小岛,点缀苍松翠柏以增加画面的仙景。这个故事始见于宋代苏轼《东坡志林》:“传说有三个老人,相遇互相询问年岁,一人曰:吾年不可记,但忆少年时与盘古有旧;一人曰海水变桑田,吾辄下一筹,尔来吾筹已经装满十间屋,一人曰:吾所食蟠桃,弃其核于昆仑山下,今已于昆仑山齐矣”。传说一筹码代表千岁,后来人们常在祝寿礼物上饰海屋添筹图案。



      八仙,分别为汉钟离、吕洞宾、张果老、曹国舅、铁拐李、韩湘子、兰采和、何仙姑。装饰图案常隐去人物,只雕出八仙手中之物,俗称“暗八仙”。八种宝物各代表不同含义,组合在一起,即八仙齐来,寓意祝颂长寿之意。



      八宝纹,八宝,又名八吉祥,由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肠组成。八宝本是佛教中的八种法器,常为组合使用,称“八宝生辉”。


      清代晚期家具的装饰花纹,多以各种物品名称的谐音拼凑成吉祥语。如两个柿子和如意组合,或和一朵灵芝组合,名曰“事事如意”;蝙蝠、寿山石加上如意或灵芝,名曰“福寿如意”;宝瓶内插如意名曰“平安如意”;佛手、寿桃、石榴组合,名曰“多福、多寿、多子”;满架葡萄或满架葫芦寓为“子孙万代”;一支戟上挂玉磬,玉磬下挂双鱼,名曰“吉庆有余”;喜鹊和梅花组合,寓意“喜上眉稍”;把灵芝、水仙、竹笋、寿桃组合,名曰“灵仙祝寿”等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