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公告>行业新闻
到底什么是文物保护的根本目标
2017-03-23
      中国民间藏品的这四类愿望去向,对国家政府来说,第三种最好满足,不费周折,现实就能满足;第一种和第二种,从表象上来说,也相对容易,只要国家能够承认民藏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也就能满足,你要捐就捐,要建就建,“无为而治”也能满足;但从过往的现实中来看,这两种愿望的内在真实地诉求,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对中国文博环境的治理,以及对市场的期盼。所以,国家政府可以把第一种、第二种藏品的去向意愿,一同划在第四种的市场去向意愿一起对待。本来就占有了中国藏民主要人数的市场去向愿望,也就成为了国家政府解决民藏问题的核心任务。中国藏民的市场去向愿望和中国最广泛藏民的切身利益,都是对藏品本身价值,特别是经济价值的要求。

      所以国家、政府就应该能够看出,解决民藏问题的核心,就是建立良好的市场秩序;对于具体负责文物工作的国家文物局来说,当前最需要着手解决的事务,就是——建立清明负责的鉴赏机制、培育广泛追捧的机构与人群、促成货真价实的交易;国家政府成为文物市场的坚强后盾,引导修缮法律、促成国博对民间文物的有偿征集,促进中国文物最快速度的走出国门。最安全有效的文物保护,即是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实现中国文物阳光之下的珍同拱璧!

      国家文物局长刘玉珠前不久在提到民间文物时说:“现在社会高度关注民间文物收藏,对国家文物局批评之声越来越多,原因在于国家文物局对民间文物,包括对非国有博物馆的支持方面缺少政策支持,所以在我的任期内,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够有所解决。”把“对非国有博物馆的支持”特别、具体的提了出来。紧接着,马上也有人回应说,“国家应大力支持公民、企业、社团组织创办博物馆、艺术馆。文物保护的最佳状态是文物进入博物馆、登记造册、供人观赏、供人研究。”

      看起来,民间文物进入博物馆的这一去向,似乎已成为了,体制内外出于“文物保护”对民间文物的去向达成的共识;但没有人强调广泛藏民的切身利益,我们只是看到了前呼后应的“社会期望太高”和奉劝藏民的“不要期望太大”。很明显,这种民间文物去向的倡导和激励,与本文所述的大多数藏民希望的市场去向和对国家文物局应该马上着手解决的事务的期盼,不相一致;在整体藏民所普遍急迫关心的切身利益上,也“确实”令人感到了失望。

      即使这是国家文物局出于政治安抚,制定了惠及到小范围人群的策略扶助,却仍然得不到大多数藏民的反响和支持,“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民藏问题依然存在,且将更加尖锐复杂,继续引发中国文博领域中的争论和“动荡”;这种“头痛医头”的单一被动、缺乏市场保障、无长远系统规划的政策,牵扯到的拟将受益的各方,也都终将是徒劳无功。问题的内在逻辑如下:


      1、不正本清源、不还藏民以公平正义、漠视和背离广大藏民切身利益的“文物保护”,不具正义性,必将在一片哗然之中开帷和落幕,得不到广泛藏民的支持与拥护。

      2、当今社会下,最具藏品的民间藏家大多不具备开设博物馆的条件,世界最珍贵、种类最丰富的民间藏品被诸如能够出头的“民间十大国宝”的名义掩盖,“文物保护”演绎为名利之争。“宝贝”的神秘性、隐秘性,注定了所谓对民间藏品的造册登记,要么成为一纸空谈,要么成为文博领域的暴政。

      3、没人受益的“文物保护”,只存在于空谈中;因为期望着受益,而进行“文物保护”的绝大部分人/法人,可能连博物馆都没有建完就能获悉,在这片土地上建博物馆根本就赚不了钱。

      4、通过拨款、划地,博物馆建立起来,赚不到钱的大部分人花光积蓄以后,坐在已经成为了私产的博物馆中,再一次加入无力筹建博物馆的普通藏民的骂阵,且声音更为嘹亮,重新回过头来要求国家正本清源、修缮法律条款、整肃文博环境、放开国外市场。

      5、期望着通过广泛建立起来的博物馆,来增加藏品出售机会的部分藏民,终于失望地发现,原来这种博物馆是只卖不买的,且博物馆里的藏品也都是在待价而沽。

      6、国家文物局不敕令国有博物馆直接收购民间重要藏品,而却绕着圈地扶持民间博物馆的建设,国有博物馆和民间博物馆没有交融,导致体制内的文博体系与民藏势力更加对立;社会公众从国家文物局对民间藏品的真实性所持的模糊、不明确的立场中产生疑问:民间文物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守着一堆破瓶烂罐的国家博物馆不收购?国家博物馆也会据此向社会公众继续普及全世界67.5件的汝窑基本知识。中国文博领域愈加混乱。

      7、民间藏品的示范去向,和国有文物一样,仅以博物馆的形式静默展出,中国百世不出的丰厚的文物资源,原本所能给这个国家、这个时代带来的福祉、活力将被埋葬;相反的,国内各博物馆的维护经费却给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国家将更快地日益疲敝。

      8、国家某文物主管部门,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问题越积越多、越积越大,在焦头烂额之中,或坐等人走茶凉,或随时连同那艘疲敝的破船一同沉没。

      9、有“民藏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质问——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制定能够直接受益广大藏民的市场政策?是要因为这个国家不合理的现状很多,就让广大藏民不要寄予太大希望、听之任之,还是国家应尽力保障一个社会的公平正义,保障藏民大众的切身利益,昌盛文化、繁荣经济,增加国家政权的正义性、合法度?民营企业遭受到的诸如贷款政策之类的不公,怎可比拟民藏掌有最具价值资源、真理正义与最为悲凉遭遇的强烈反差呢?民营企业还能赢利、有人尊重,还有的成为了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而藏民遭遇的,却是中国社会中最为黑暗的一隅,没有之一!

      藏民何罪?于此一生,误生中国,堕入此途;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可乎?最后,用一篇被民藏广泛转载、支持的旧文中的一段老话,结束全文:“文物所以能被人保护珍藏、良性流转,是因为文物本身具有的价值:历史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前两种价值的体现需要人的素养,而后一种价值,经济价值,才是芸芸大众能够普遍接受、追逐的价值。所以对文物经济价值的保障,是中国文物保护的关键。试想,有谁不会梦想拥有、珍惜、谨慎对待一件价值不菲的宝贝呢?文物能够获利交易,才得以使文物进行良性流转,从而实现文物更多、更大的价值。这也是文物保护的根本目标之所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