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公告>投资趋势
古董艺术品:金融化时代到来的担忧
2016-11-08
      央视有一档叫《鉴宝》的节目相信大家耳熟能详,每每看到民间收藏爱好者拿着心爱的宝贝登台,观众总希望能从专家的口中听到一个令人欣喜若狂的大价钱。不过其中赝品和价值低的藏品占据多数。即便这样,仍不能浇灭人们对艺术品收藏的兴趣。

      去年中国民间收藏文化创新论坛上公布的数字显示,自2004年以来,中国艺术品收藏投资年回报率为26%,文物、古玩每年升值率为20%,已经超过风险系数较高的股票和房地产。

      但是,艺术品投资有很高的门槛,收藏界深不可测且混浊难别,盲目进入或抱投机心态,往往成为不法者利用的工具。在这个市场中,很多人并非对艺术品着迷和喜爱而进行投资,而是带有投机心理异想天开,梦想检得大漏。主要体现在跟风购买市价高的藏品,使得许多藏品价格蹿升,无形中对价格进行了炒作,导致价格上升到不合理的高度,使艺术品的市价产生了混乱。面对一波接一波的高成交额和拍卖纪录,业内人士指出,艺术品市场一片火爆的背后,存在着巨大隐忧。


      从拍卖行到小地摊    “捡漏”成为普通人的发财梦


       在民间古玩集散地北京潘家园,小店主小戴也做着同样的寻宝梦。5年前他在内蒙古农村花2000元买了一只玉猪龙下半部,又花2万元辗转求到了上半部,如今这件合璧的玉猪龙已价值百万元以上。'捡漏'了。”他告诉笔者,正是这次寻宝经历促成了他的职业选择。


       民间寻宝热,缘于国际市场上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节节攀升的火爆2005年,元青花大罐“鬼谷子下山”在英国佳士得拍卖会上以2.3亿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创下了当时亚洲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2009年秋拍,共有4个亿元、90个过千万元的中国拍品成交。行情一直延续到今年,仅嘉德春拍总成交就达53.23亿元,2件过亿元,85件过千万元。其中《松柏高立图》、《山地风》、《两汉策要十二卷》、“明逾满月”跑兽镜的拍卖价格分创同类藏品拍卖世界纪录。

      与艺术品“官价”频频破纪录相呼应,国内民间收藏的财富神话层出不穷。多年用于养花的瓷盆,电视台专家组鉴定为价值数百万元的元青花;10元钱买来的邻家养鸡陶罐,专家指认是全国仅存3件的酱彩剔花盖罐,“少于千万元都不能卖”……


       精品书画、古玩玉器让许多人一夜暴富,就连“文革”时期的红色藏品也能令藏友收益不菲。从深圳大学艺术设计系毕业的张定平已经有10多年收藏经验。年投资回报率在30%以上,远高于这些年家人投资于股票的年回报率。



       藏家与炒家的博弈     “天价做局”托起艺术品行情

      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宣家鑫认为,相对于其他投资渠道,收藏品市场对资金的要求较低。“一两个亿在股市、楼市难有作为,但在收藏品市场里也许就能兴风作浪。”

      目前国内的艺术品市场没形成成熟的画廊和博物馆体系的一级市场,艺术品的定价大多依赖于拍卖市场。而对于掌握足够同类别艺术品筹码的实力资本机构,只要能够实现操纵拍卖价格,如同股市“坐庄”,自然就掌握了该类艺术品的定价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介绍,在国内拍卖行业,操纵拍卖以及上述问题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通行的做法是:首先,找某个在艺术圈有一定知名度并且市场价格在10万元左右的画家,签一个三年协议,由其每年提供40张画,三年120张,每张以30万到50万元左右收购。一年后,开始在拍卖会上炒作,每张30万元收购的画,拍卖价标到100多万,两年后再标到500万甚至1000万元一张。

      假拍就是左手倒右手,只为炒高价格。这主要是出于成本节约上的考虑。具体操控方法是:拍卖中,安排“自己人和一群真买家坐在一起,假装举牌竞拍制造一种“很多人抢着买”的现场气氛。这被业内称作艺术品拍卖会的“天价做局”。

      这样,只要第一年在拍卖会上以高价卖掉十分之一的作品,就将成本全部收回。剩下的画在拍卖会上慢慢用天价游戏“钓鱼”,卖出一张就是暴利。每次送拍把每张以三五十万元买来的画,价格标到1000万元。这种“假拍”不可能按照10%付佣金,因为1000万就算按5%的佣金算也至少要付50万元,需要事先已经跟拍卖公司秘密谈好一个固定佣金,比如“假拍”的价格不管多高,都只付20万佣金。

      而之所以玩“假拍”游戏,一个是有广告效应,即使拍卖不掉,送拍者就当是付20万元广告费,将所谓的“藏品”在拍卖会上露脸做广告。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钓鱼”:拍卖会上将天价作品” 卖掉,其实就是一个“钓鱼”的过程。有时候不是一次拍卖会就能“钓鱼”成功,往往要在一年的好几场拍卖会上才能最终钓到一条“大鱼”。

       “天价做局”一般都是将“天价作品”卖给两种人,一种是刚入场的新收藏家,另一种是刚入场的艺术投机商。前者是真想收藏当代艺术,后者是把艺术拍卖会当作股票市场来投机一把。

       “天价做局”在圈内早已不是秘密。但之所以没有人真正捅破这个事情,直接原因是买了“天价作品”的人即使知道被“宰”,也并不想破这个局,因为他还想借这个局将手中的“烫手山芋”扔给新买家。


      艺术品抗通胀背后     收藏者更需警惕泡沫风险

      艺术品是比黄金更好的抗通胀工具。当前的收藏热潮很正常,因为股市低迷楼市被限,资金需要找出路。流动、性的泛滥造就了收藏品的繁荣,也迎合了“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品”的古语。

       但是收藏要看具体什么东西,只有资源类的,存量少的藏品才更值得收藏,保值效果也更好。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艺术品收藏市场已经蕴含泡沫风险。自2005年中国当代艺术品发力以来,价格一路攀升,市场热情沸腾,接下来的三年多,国内艺术基金规模扩张迅速。然而在艺术品一级、二级市场尚未建立起可持续发展的机制之时,2010年国人似乎已不满足于拍卖和艺术基金交易,开始挑战前无古人的艺术品产权交易。而当下对艺术品的计价方法,是非公平机制下的算法,是一种假性公平。

      有人甚至认为,在艺术品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危机。未来三年,中国艺术品价格会迎来第二波上升,但同时也会是一个阶段性的顶点。如果藏家把艺术品基金的重点放在投资回报率,而不是放在风险控管,当风险控管不当,艺术品基金就很难成形。作为第三大投资理财工具,收藏的泡沫刚刚兴起,总有一天会破裂。


      财经观察     艺术品金融化时代乱象丛生

      10月10日-18日,昆明元盛文化产权交易所对“十指禅机”刘伯骏艺术品资产包进行了第二次发售,发售数量为1465万份。如此之高的价格,它真的值这么多钱吗?还是有人希望它值这么多钱?都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品”,可现如今是什么都藏,艺术品投资市场的高烧已经说明,这不单纯的是爱好了,更多的是投机。投机的多了,整个艺术品市场就完全的泡沫化。既然资金多了,投机的人也多了,当然各种机构也会要进来插一脚,机构多了,钱多了,慢慢的也就变得更加“金融化”了。

      本来中国真正意义的藏家就微乎其微,如今,收藏变成投资,买艺术品和煤老板买楼没有区别。很多有钱没眼睛的人进来,那些真正爱收藏的人就只能看看,更多的转行当起了“买手”,而那些资本大鳄凭借着雄厚的实力早就掌握了艺术品收藏这个小小市场的话语权,真的假的何必在乎?值多少钱资本大鳄说了算,而市场却天生就是跟着资本走的。

      市场既然跟着资本走了,当然机构也不甘示弱,这些机构可不仅仅是银行基金、风投还包括房地产、能源、建筑等各个领域。手段更是多种多样,比如投资建立美术馆,私募、股权、信托基金等名目繁多。

      当机构也进来的时候,艺术品名正言顺地变成理财产品,这就宣告艺术品金融化时代正式到来,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层出不穷的坑蒙拐骗,东西是假的也就罢了,专家也可以是假的,证书也可以是买的,鉴定更是虚的,就连拍卖公司也可以是诈骗公司;央视财经频道的《经济与法》栏目就播出过“假古董的旅行”,在拍卖公司拍出高价的竟然是记者从地摊上花几十块钱买的废品,而拍卖公司坑的除了买拍品的人还有来寄拍的卖主,诈骗手段之绝让人瞠目结舌。

      当商业介入艺术领域的时候,且不论一件艺术品的艺术价值,只怕是连造假都懒得造的逼真了吧。可是人们已经无法阻止艺术品市场的投机行为,艺术品金融化的时代既然来了,就要想着出台一系列规范和措施了,而这里面最大的障碍就是艺术品作为资产的鉴定和评估,艺术品鉴定最困难的除了要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法规规范以外,必须要让专家提升道德水准和严格资格审查,使鉴定证书对艺术品的鉴定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或许才能真正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毕竟在财富面前道德约束显得苍白与拘谨。
返回